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公告

可恶,你心目中的导师竟然如此抠门

作者: 来源:募格学术 日期:2017年9月21日 点击:
看到这个题目,应该有一部分研究生可以引起共鸣吧,毕竟也是有很多非常好且大方的研究生导师。这里仅仅说说我的研究生导师。他在我们学院甚至我们学校抠门是出了名的,当然他的科研实力还是不错,瑕不掩瑜嘛。这里重点讲述几件他的抠门往事,毕业数年仍然记忆犹新。
第一件抠门小事
关于补助
现在我毕业的学校已经规定每月给研究生发多少补助了,但我上学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规定,研究生导师权利很大,想不发就不发,看你不爽就不发,任性得很。
话说,什么样的研究生才能得到老师的补助呢?一类是替他做课题,不分昼夜周末不休息而且要有实验结果的学生才可以得到,如果您只是满足于不分昼夜干活但没有实验结果,那不好意思,仍然没有!另一类是帮研究生导师做一点私事的,例如搬家修电灯泡接送小孩,这类人也会拿到一点。除此之外,其它人就别想补助这个事儿了。
补助怎么发呢?钱几经周转打到你的饭卡里,再取出来给研究生导师,给你留一点。您一定想知道补助的金额——嗨,钱多少都是钱,最少100元,最多不超500元,应该是这样。
似乎大家也都不愿意互相询问拿了多少钱,因为很可能会问到根本没有钱拿的人,伤了别人的自尊心——因为这个月拿了钱的人下个月很可能就没有“资格”继续拿钱了,每个月都不同。不过,一般念书到这个阶段基本都已近而立之年,就算拿到那点钱,也难免会心酸吧?依稀记得拿到钱的同学高兴欢心的模样,仿佛得到了上帝的垂怜,因为拿到钱代表着研究生导师对你的认可。
第二件抠门小事
关于请客
我记得当时隔壁实验室的气氛非常融洽,经常有聚会,一起出去吃饭,研究生导师请客,而我们很少,好像从来没有什么集体活动,更谈不上研究生导师请客吃饭了。
记忆中研究生导师唯一一次请我们吃饭,是因为他拿到了一个国家课题,好像是200多万的经费。那天他满脸堆笑地走进实验室,我就知道他今天心情应该很好——因为一般来说他几乎是没有笑容的,说好听点是严肃,不好听就是凶,我们实验室所有人,包括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博士后都怕他。然后,他说晚上要请我们吃饭。怎!么!可!能!?我们全部人都被惊到了。但是吃饭的地点瞬间让我们回到现实:学校饭堂!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任何活动。其它实验室去踏青烧烤唱K,这些好像都与我们无关。
第三件抠门小事
关于论文
其实按理说来,每个在读的研究生都希望有机会发论文吧?当然不排除好多学校要求发表论文才能毕业,不过在这里,笔者说的是跟着研究生导师做科研,在求学期间也能发论文。
可能很多研究生导师不喜欢学生做出了一点东西就马上发论文,他希望再做的深入一点、发更高质量的论文,这样一来,除非你读博,不然再深入做下去便只能由师弟师妹们接手咯,论文是在你手里发表不了了。
我的研究生导师也是如此。这里主要想说——我们发表论文要自己出版面费。可是课题里面的经费不是包括了发表论文的版面费吗?没办法,想发表只能自己出钱,被告知课题经费紧张,你发别人也要发,无法兼顾。好吧,这也是理由,或许他看不上我们发的这些小文章吧,不值得出这个钱。
第四件抠门小事
关于出差
读研究生的时候难免会遇到几个学术会议,各大专家汇集一堂讲述自己的科研成果。如果研究生导师要去参加,而且还会带上你,你一定会高兴吧?可就在出行工具上有点闹心。这是什么意思呢?研究生导师坐飞机,我坐火车,从广东到四川,你说闹心不闹心,难道他就差这点钱吗?一定要这样吗?哎,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我还记得那个会议的最后一天是去熊猫基地看大熊猫。我研究生导师对我说:
“明天你先坐火车回去,不用去熊猫基地了,那个除了受邀的专家外,其它人是要额外收钱的。”
嗯,好吧,这下我真的领教了。我很想对他说我自己出这个钱咱们一起去吧,但我还是把话咽回了肚子里。时隔多年,我自己去了熊猫基地,但我依然没有忘记这件事。
第五件抠门小事
关于直博
到了研二的时候,学校筛选可以直博的名额。我们那一届只有我符合直博的条件,研究生导师找我谈了好几次话,承诺我读博期间发十几篇SCI文章,博士后还可以帮我联系去美国,条件很诱人。
我犹豫了很久,因为基于各种原因,我本意是不打算读博了。犹豫期间,研究生导师给我发了补助,我记得特别清楚,他给我饭卡里打了1600元,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他那么抠门,怎么可能这么多?看来是非常想让我直博了。不过我犹豫到最后仍然拒绝了直博。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事后研究生导师让一个同学告诉我,把饭卡里的1600元取出来还给他。天呐!他竟然会这么做!我想这不仅仅是抠门吧,也许还有别的什么,但我不想说。
第六件抠门小事
关于实验
我的研究生导师科研能力还是不错的,享受国务院津贴之类的,也拿了一些大的课题,在我们院也算是比较有钱的研究生导师了,换句话说叫做科研经费充足,但在做实验方面依然“节俭”。例如很多实验辅助工具本来可以买一些的,但他却没有买,因此我们在实验过程中基本是自制工具,如果实在不行,就去别的实验室借用一下,但是当别的实验室来我们这边借东西的时候,基本上是借不到的,如果同学之间私自借用一下,千万不能让研究生导师知道,否则后果你可以想象。
当然,我的研究生导师与本院的其它老师也基本无往来,从没有见过什么老师过来找过他,他的同门师兄也在我们院里,这大概是他唯一有联系的人,但也绝对不是常来常往。记得有一次,一个实验室买到了一种酶,听说特别好用,但是价格比较贵,研究生导师对我说过去借一点过来用一下,看好不好用,如果好用再买,不好用不要花冤枉钱。理是这么个理儿,但是您平时怎么对人家的呢?我怎么开得了口呢?最后只能私下找同学要了几微升试试看。
现在的我对这些记忆都是碎片化的,所以讲的故事也都是零碎的。记得当时还有很多好笑的故事,我们这一届的同学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说不完笑不停的。当然,研究生导师对我们这届的评价有是历届最差,但听师兄说当时研究生导师也对他们说过这样的话,所以听听就好。
研究生导师是否抠门不是我们选择研究生导师的标准,既然读研,当然就要选科研实力强劲的研究生导师了。如果遇到大方且待人友好的研究生导师,那是上天的馈赠,要学着感恩;如果没有遇到那样的研究生导师,甚至遇上了有点抠门的类型,那也不要难过,毕竟我们是来学知识的,能学到我们想要的,一切都是值得,至于其它的,都可以忽略不计,你说呢?
启道教育考研辅导班,专注大学硕博考研辅导,直播+录播反复巩固,考点重点快速精讲,知识框架快速复习,多目标通关保障,短期快速提分。更多信息来自启道考研网,加入2017北京大学考研群:172319411,清华大学考研群:416063470,中国人民大学考研群:284107216,联系方式:400-902-7633,我们的公众微信号为上研色shang-yan-se,大家赶紧来分享自己的考研经验!为自己的梦想奋斗吧!
[ 打印本文 ]  [ 返回上级 ]  [ 返回顶部 ]

x名校考研辅导咨询


免费咨询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