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英雄救美
    “五年了,想不到我还会再回来。”

     中州市地标建筑横江大桥上,陈墨望着那依稀有些熟悉的风景,轻轻地发出一声感叹。

     抽出一去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中当年的往事又浮现在他的心头。

     ……

     “妍妍,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陈墨语带怆然地开口,脸上还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对面一个长相清纯的长发女孩儿正亲密地依偎在一个年青男子怀中。

     面对伤心的陈墨,女孩儿眼中仿佛闪过一丝愧疚,身子不由轻轻地挣了挣,就欲脱离男子的怀抱。感觉到她的动作,对面的年青男子反而把她搂的更紧,转头看着陈墨,语带得意地开口:“妍儿,事到如今,咱们也不用再瞒着堂哥了,说清楚也正好让他死了这条心不是更好么?”

     没错,这年青男子正是陈墨的堂弟陈宇,早些时候陈墨刚因为婚事跟爷爷大吵了一架,原因便是眼前的女孩儿妍妍,为了她陈墨严词拒绝了爷爷给他安排的未婚妻,今天他来到这里,本来是打定主意,若是老爷子固执到底,大不了自己带着妍儿私奔,这个陈家大少爷的名头,不要也罢。却没想到直接见到了眼前的一幕,这场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直接把他打蒙了。

     “妍妍,你在骗我,是他逼你的是不是,你告诉我,有我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样的!”注意到女孩儿的挣扎,陈墨心中不由又升起一丝希望。对于自己这个堂弟,他也是有些了解的,欺男霸女的事儿可没少干,妍妍怎么会喜欢上他呢,一定是被他挟迫的,一定是这样。陈墨不停地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

     “陈墨呀陈墨,我的好堂哥,我真不知道是该说你蠢,还是说你天真好呢,难道你还没看出来么?妍儿本来就是我的人,是我让她去接近你的,为的就是要破坏你和爷爷的关系,没想到你小子还真上套。”陈宇看着陈墨那失魂落魄的样了,心中闪过一丝快意。自己和他都是爷爷的亲孙子,凭什么爷爷自小就更宠他,将他当作家族的未来,我陈宇哪里比他差了?

     看着对面的妍妍沉默着避开了自己的眼睛,陈墨心中不由开始绝望,看来陈宇说的都是真的,自己的初恋居然只是一场骗局。曾经的花前月下,也只是一个美丽的诺言。似乎觉得对陈墨的打击还不够,陈宇继续得意地开口:“陈墨你也不要这么一副表情嘛,说起来你也没吃亏,妍儿的床上功夫可是很不错的,当初作出这个决定,我心下可也很不舍呢。哈哈哈哈……”

     “我杀了你!”素来在自己心目中冰清玉洁的妍妍被陈宇如此糟蹋,陈墨再也忍耐不住,扬起拳头冲向了陈宇……

     将燃尽的烟头扔在地上,狠狠地踩灭,陈墨缓缓地收回了思绪,当年自己年少冲动,险些直接把那陈宇给打死,却是正好中了陈宇的算计,看着病房中重伤的陈宇,本来心情不爽的老爷子更是龙颜大怒,陈墨也是被直接逐出了家门,最后只有选择远走异国他乡,成为了一名在刀尖上舔血的国际佣兵。

     陈宇,等着吧,你的好日子没几天了!

     五年没有回来,陈墨也懒得再去以前住的房子,就算没有被收走,估计也脏的不成样子了。老家伙倒是给他安排了住所,也不知道环境怎么样。

     想起老家伙,陈墨心中泛起一丝暖意。虽然口中叫着他老家伙,可陈墨心中对他却是非常尊敬,当年他初到国外,人生地不熟,若是没有老家伙教他一身本领,恐怕早就客死异乡了,佣兵界大名鼎鼎的魔王撒旦也就不会诞生了。而陈墨心中也是一直把老家伙当成自己的师父,而他这次回国也正是来完成老家伙交给他的一项任务。至于那陈宇,只能再等一等了,五年陈墨都忍下了,还在乎再等一段时间吗?

     老家伙给他安排的住处倒是离这横江大桥不远,陈墨也懒得打车了,索性就直接步行过去,正好领略一下这中州城的夜景,五年没回来,别说这变化还是挺大的,陈墨都有些不敢认了。

     放眼望去,高楼座座,到处是灯火辉煌,即使此时已近深夜,宽阔的街道之上仍有无数年轻男女来来往往,一派国际大都市的风范。

     “救命啊!”

     陈墨逛的正爽,一声女子的惊叫却是直接破坏了他的心情。

     旁边一条有些偏僻的小道中,两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年轻男子,正一脸猥琐地拦着一名身穿黑色职业装的美女,双方不停地拉拉扯扯。

     路上倒也有些行人发现了这一状况,可一个个却是视若无睹,更有甚者反而加快了脚步,这年头谁会去多管闲事儿啊。看那两个家伙就不像什么正经人,他们这些平头百姓可不敢招惹,至于那个姑娘只能算她倒霉吧。

     这城里的治安不怎么样啊,陈墨皱了皱眉头,对于路上行人的冷漠,他倒是习以为常了。

     见两边的行人都避着自己,两个猥琐男子不由更加地嚣张,为首的黄毛男子一只爪子直接探向对面美女光滑细腻的脸蛋:“美女你也别喊了,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说完,又是发出一阵奸笑。

     一旁的陈墨听他这一句,险些喷了出来,这句话也太经典了,不过通常说这句话的流氓都不会得逞,今天说不得自己也得来个英雄救美了。

     想起英雄救美,陈墨开始打量起了对面的女子,别说还真是个大美人儿,身材高挑,肌肤雪白,饱满的双峰配上绝美的小脸儿,一身的职业套裙更是赋予了她一丝别样的诱惑。

     “这两个混蛋,眼光倒是不错。”陈墨也是一叹,他这几年在国外也算是阅美无数,眼前的美女便是在他所有打过交道的美女中也能排的上前五了。

     “啪!”眼见黄毛的手就要摸上美女的脸蛋儿,一只仿佛凭空冒出的大手却是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

     “兄弟,非礼勿摸呀!”陈墨对着被抓住手的男子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仿佛在教育幼稚园的小朋友。

     “小子,你从哪儿冒出来的,敢管大爷的闲事儿?还不快松手。”黄毛眼看就要得逞,却在关键时刻被人打断,顿时有些气急败坏。用力挣了挣,却发现陈墨的手仿佛一只铁钳一般,任他如何用力,却是纹斯不动,赶紧给一旁的小弟使了个眼色。

     “小子,快放天我大哥,不然给你放点儿血。”黄毛的小弟接到老大的求救,伸手从衣内取出了一把水果刀,挥舞着就向陈墨冲了过来。

     看着冲过来的家伙,陈墨不由一笑,这些街头的小混混儿战斗力真是不怎么样,直接飞起一脚,踢中了那家伙的小腹,顿时那小弟如同被大炮击中一般,足足向后飞出了七八米,直到后背撞上了一根路灯杆,这才停下来,不料才刚停下,那家伙立时便是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对面的黄毛与美女似乎都被震住了,露出了一脸的难以置信。陈墨自己却是毫不在意,若不是顾忌到刚回国不想引起各方面的注意,他一脚就能要了对方的小命。

     此时被陈墨抓住手腕的黄毛汗都下来了,妈呀!这是什么怪物,居然一脚把小四儿踹飞了七八米,自己今天这是踢到铁板上了呀!见陈墨又把目光盯向了自己,全身一哆嗦,忙不迭地开口求饶:“大哥,是我错了,我有眼不能识泰山,您别跟我计较,就当放个屁,把我放了吧。”

     “滚吧!”见对方讨饶,陈墨也懒得和这种小人物计较,手上一松,放开了黄毛的手腕。

     “谢谢大哥,我这就滚。”黄毛点头哈腰地道了声谢,这才扶起一旁的小四儿连滚带爬的跑远了。

     “雇这两个家伙花了不少钱吧?”被陈墨救下的美女冷冷地开口,一脸高傲地打量着陈墨,漂亮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浓浓的不屑。

     “啊?”陈墨也是有些发愣,这美女怎么回事儿?救了她不说以身相许,起码得道个谢吧,眼下这是几个意思?

     “装什么傻!前面倒还像那么回事儿,后面的演技也太浮夸了,最讨厌你们这样的人,想追我就光明正大的来,耍这些卑鄙的手段,只会让我看不起!”

     柳慕晴的心情很差,本来加个班出来准备吃点儿夜宵,哪想到居然遇上了流氓,本来她还被吓了一跳,可等到那个一脸臭屁的家伙跳出来,她顿时了然,又是这一套,英雄救美,这个月她都遇上三回了,本来她也就当看戏了,可眼前的这个家伙,当她是傻子吗?一脚把人踢飞七八米,还吐了,当自己是超人啊,少林足球看多了吧。

     说完,柳慕晴也不理会陈墨,踩着高跟鞋嗒嗒地走远了,给陈墨留下一道高傲的背影。

     本来还满心期待借着英雄救美能和眼前的美女有点儿什么发展的陈墨顿时蒙在了原地,回过神来,不由一阵暗骂:好你个小娘皮,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所有人就都拿你当个宝吗?别再让我遇上,否则非得替你爹妈好好教育教育你。

     本来陈墨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非要跟一个小女人计较,可这本来是做了件好事儿,却被人一通数落,他这心里着实有点儿憋屈,英雄救美?自己还用得上那一套,在国外可都是美女上赶着追自己的,她这不是看不起人吗?

     他也就是心里发个狠话,心里也明白这城市这么大,两人再见的机率无限接近于零。